欢迎光临北纬30度地理标志官方网站官网!

全国政协十四届常委会第七次会议综述之二 立破并举推进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

发布时间:2024-06-08 15:54:28 人气:9

来源:人民政协网官网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理论和实践创新,是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市场资源是我国的巨大优势,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和内在要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构建新发展格局,迫切需要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为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提供了根本遵循。全国政协十四届常委会第七次会议期间,政协常委和委员们就“加快推进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进行了深入协商议政,以真知灼见助力畅通全国循环脉络,

辩证认识“统一”市场规则

全国统一大市场,重点在“统一”。

委员们的共识是,近年来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工作取得重要进展,统一大市场规模效应不断显现,基础制度不断完善,市场设施加快联通,要素市场建设迈出重要步伐,建设统一大市场的共识不断凝聚,公平竞争理念深入人心。

来自上海的全国政协常委陈群,对长三角地区融入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成效认识深刻,对当前商贸流通体系中的“梗阻”问题也颇为关注,“比如多式联运中,铁路海运等不同运输方式的票据单证规则标准不同,使得同批货物也需要多次申报查阅。”陈群认为,统一大市场首先要统一标准,健全内外贸一体化衔接的规则和标准,加快“通道+枢纽+网络”物流运行体系建设,进一步促进商贸流通领域绿色低碳发展。

在全国政协常委廖长江看来,粤港澳大湾区是先行示范区域市场一体化的最佳选址。“要在一体化建设中破除地方保护主义,在考评地方政府及官员的标准中,更多侧重于考核当地如何促进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廖长江建议,要鼓励地方政府研究或推动与相邻地区之间的各种合作计划,提升区域的整体竞争力。

从长三角到粤港澳大湾区,区域一体化探索如火如荼之时,还有诸多大大小小经营主体活跃在县域范围内。这也是全国政协常委方光华呼吁推进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夯实县域法治营商环境这个根基的关注点。

“要优化县域资源配置方式,促进公平竞争,制定统一的市场准入和生产要素获取标准,减少地方性差异。”方光华提出,要加强基层法治政府建设,推动建立“诚信政府”,规范政府和职能部门行政行为合法性,加强基层人民政府履行合同的司法监督。

加快培育发展要素和资源市场

目前我国商品市场和服务市场的一体化程度已经相对较高,构建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关键在于打通要素市场和资源市场。

引起常委、委员关注的是,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数据要素作为数字经济的核心生产要素,已成为国家基础性和战略性资源。而数据要素流动不畅则会阻碍市场的资源配置效率,影响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畅通数据流动要赋能牵头部门,发挥牵头部门统筹协调推进作用,发挥人工智能、数字经济对促进市场公平竞争和国内统一大市场的倒逼作用,进一步强化信息公开,建立统一市场监管规则,完善数据要素市场的配套制度和标准体系的建设。”全国政协常委孙东生建议。

全国政协常委江尔雄认为,数据流动还要通过健全法制体系,促进数据资产确权有法可依,同时要加强分级分类,促进数据流通规则有章可循,坚持应用牵引,促进数字技术运用有的放矢。

“数据流通有堵点,全国统一的登记流通标准体系建设有待提速。”全国政协常委江利平补充道,要强化数据供给,为数据要素高效流通注入源头活水。要强化数据要素市场建设,构建完善数据交易制度和交易规则。

在全国政协常委王金南看来,全国统一的碳市场建设是统一大市场的应有之义。“要充分认识碳市场制度对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经济意义和作用。构建以排放点源为责任主体,以配额为管理工具的行业排放总量的控制体系,构建以全国碳市场为核心的中国碳定价机制,推动形成以全国碳市场为主体,以自愿减排市场为补充的市场体系。”王金南说。

规范统一的人力资源市场体系,是充分发挥人力资源市场在人力资源配置中决定性作用的前提条件。全国政协委员王少峰的建议是,要破解人力资源市场分割难题,深化户籍制度改革,促进教育公平均衡发展。进一步完善配套法律法规和政策体系,加强人力资源市场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规范经营性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市场行为。

营造有利于“统一”的市场环境

全国一盘棋发展国内统一大市场,打通堵点卡点是关键。

2月26日,国务院“建立健全公平竞争制度,加快完善全国统一大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第六次专题学习会议指出:“扎实推进各项重点任务落实,切实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促进要素资源合理流动和高效配置。”

“要以推动高质量发展、维护市场统一、促进社会公平、提高财税治理能力、推进中国式现代化为目标,谋划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全国政协常委张连起提出,要消除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的深层次堵点,扫清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关键阻碍,进一步理清政府与市场关系,完善事权、支出责任和财力相适应的财税体制。

基础制度不完善是阻碍全国统一大市场高效运行、经济良性循环的根本原因。全国政协常委张恩迪提出,要在统一大市场建设中完善统一的产权保护制度,注重新领域新业态知识产权保护。“要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发布新版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定发布统一的监管政策法规和标准规范,积极开展标准化试点示范建设。”张恩迪说。

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是统一大市场建设的重要一环。

“要更加重视竞争政策的基础性作用,完善竞争法律法规,维护公平竞争秩序,强化反垄断监管,切实完善公平竞争审查制度。要关注行业地区发展的特殊性和差异性,大力推进竞争合规文化建设。”全国政协常委陶凯元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崔玉英认为,要探索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完善法规制度体系,尽快出台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规范引导,推进市场准入效能评估工作,不断完善市场准入隐形壁垒破除机制。“此外,要加强信用建设,健全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的机制,推进企业信用评价公平统一。”

政协常委、委员们的讨论立足构建统一大市场,视角各有不同。全国政协委员张军扩认为,如果视角再宏观一些,大家谈论到的问题其实涉及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要注重处理好的几个关系。

“首先是政府与市场、放与管的关系,要充分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进一步明确政府边界。要处理好统一性与差异性、全国市场与区域市场之间的关系,其中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则必须统一,物流、人流、资金流、信息流必须通畅,其他方面政策则可坚持实事求是、避免强求统一。”此外,张军扩认为,还要处理好国内大循环与扩大对外开放的关系、发展与规范的关系、顶层设计与基层探索的关系,鼓励因地制宜,探索创新,发挥好各地的比较优势。

市场经济的繁荣与有序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的,我们相信随着改革的持续深化,推动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一定会不断取得新进展、实现新突破,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本报记者 包松娅)

编辑:李敏杰